那儿的风景是天上的风景

时间:2019-11-03 12:09:07 访问:394 次

作者:郑献春

在过去的一百年里,各种版本的现代文学史和艺术史相继出现,这自然是一个好现象。然而,好现象背后的隐患是,我国大部分文艺史在写作时都偏离了司马迁《史记》的传统。因此,它成为一个背影,一片浮萍叶,一个概念和一个象征。

甘建华先生的手写手稿《盆地优雅》不仅是青海文坛上的阿强笛子,也是中国文坛上的一幅油画,在现代文艺学史上具有重要的作用。有时,通过不了解真相、还原真相、保护历史和资源,可以从一个特定的角度来反映中国西部的柴达木及其辉煌的发展史。

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史料编纂的国家。自古以来,史书的编纂和史书的编纂都离不开知识分子的笔记。从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到《青史考》,除了所谓的正史之外,还有大量的野史笔记。官方历史和非官方历史也是对立和统一的关系。通过阅读15万字的《盆地优雅》,可以看出甘建华先生的写作风格清新、充满情感、叙述生动、学识渊博。回顾过去,他有丰富的声音和情感。梳理历史后,他有了独特而不同的写作魅力。他对世界上的穷人有着深厚的人文关怀,对资深作家、诗人和艺术家有着充分的尊重,对高原生活有着敏锐的观察和理解,对世界人民有着哲学思考和思想启蒙,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甘建华年轻时跟随父亲甘霖来到8000英里外的青海。他学习、工作、生活和恋爱了11年。1983年春,他创办了湟水河文学学会,这是青藏高原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文学学会,并创办了同名杂志,引进了当时大学生文学创作的汹涌浪潮。随着毕业的临近,主编出版了第一部青藏高原大学生文学作品选集,“这也是一片沃土。”之后,他放弃了在省城工作的机会,自愿去柴达木油田做新闻报道和文学创作。他成为一名著名的记者、副刊编辑和年轻作家,并于1992年秋天离开那里。虽然他已经回到家乡衡阳很多年了,但他仍然热爱青海,梦想回到青海,描写青海,赞美青海——“空中有风”。

我以前从未见过甘建华先生。他通过他笨拙的书《中国笔记和文学》认识了我。到目前为止,他只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交换了信件。熟人需要秩序,但好客是很难的。因为在我的大学老师中,马高技先生和吴傅蓉先生都是衡阳人。大学毕业前还有实习。我在衡阳八中。实习生中有著名作家韩少功。当然,衡阳还有南岳恒山、颜回峰、东洲岛、莱岩塔、石鼓学院、岳坪公园,以及我在那里的许多青春记忆。这也是与雁城衡阳有缘,与著名作家和文化学者甘建华有缘,所以欢乐和愉悦的顺序如下:

盆地优雅,沙漠深邃,也歌声,也赞美,也叹息;

高原上的文坛充满了高峰,叫做赋、比、兴。(郑献春)

幸运赛车

  • © Copyright 2018-2019 piriven.com 屯甸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